Tech feedback and support (技术支持) > 跑题及其他无关话题

红尘迷乱中 大法显神威

(1/1)

jingyue:
主页 > 修炼交流 > 初学园地 > 缘归大法

红尘迷乱中 大法显神威

文: 广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历程象个神话故事,但却真实不虚。谨以此文叩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 引用 ---
各种神奇经历

--- End quote ---

我是个很单纯的女生,从读书到工作都没有太大的波折,社会上的很多黑暗面我都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对修炼和神佛等等也没有任何概念。

二十岁那一年,我在一家位于市郊的宾馆当服务员。那里很安静,接触的人也很少。有一天我值完夜班回到宿舍,忽然隐隐约约的看到一只大眼睛在天真的看着我,只要一闭眼就看到,我很害怕,不敢闭眼。从此每当我看到这只眼睛时,都会怕的哭。慢慢的,也就看不见了。

一九九八年,我在本市某大型進出口公司任总经理秘书。某日,有一男一女来到公司。我一见他们,吓了一跳,这俩人面目如此狰狞!此后,这恐怖的人脸影像留在我的脑海一年多。

后来我成家了,丈夫是设计师。从结婚时他的身体就不好。为了让他专心做好设计工作,我一有空就去他的公司帮忙。后来我干脆辞掉了待遇优厚的工作,专职打理他的公司。

我和丈夫有两个女儿,一家人挺幸福。但自从一九九九年生了小女儿我就感到身体非常疲累。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一个瑜伽学习班。除了练动作之外,我更喜欢打坐。每次打坐完,我都感到身心愉悦。这样,慢慢打坐就成为我生活的一部份了。

在这期间,丈夫一直在经历病痛的折磨。整整八年,家里愁云弥漫。在被医生判了“死刑”之后的二零零五年,他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这件事对我影响深刻,但是我还是沉浸在我的“愉悦”之中。他修他的大法,我练我的瑜伽。

在某次打坐中,我又看见了那一只天真的大眼睛,然后,像开花一样层层打开,一位菩萨端坐中间,手里拿着一本金光闪闪的书,但我怎么也看不见书名。

我问瑜伽老师,她也不知所以然。我多方寻找答案也无结果。后来丈夫把《转法轮》中的相关内容给我讲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是我的天目开了。但是,我再也没看到那只眼睛了,但能看到另外空间的生命,我也不再害怕了。

在每次打坐中,我都能看到各种神佛和天国景象,我见过达摩,见过释迦牟尼,见过八仙,还有许多。其实我以前并没有看过古书,并不知道那些神佛。每一次看到后就描述给丈夫听,让他找资料求证我看到的是什么。

有一次打坐时我看到了耶稣受难的全过程。耶稣受难时我就在旁边,耶稣升天时,我也飞了上去,但却去不了他的天国,被留了下来。出定时,我丈夫坐在我身边,他说我身上一直在发出教堂的管风琴的声音。

有一次,我丈夫和人谈话,那个人讲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我的天目中看到他身上趴着一只白老虎。从此,这只白老虎就跟上了我。我非常害怕,到处问人怎么办?瑜伽老师让我看地藏菩萨的经书,然后地藏菩萨的法身来了,但她对那只老虎无可奈何。

当时我接受了丈夫的意见,看了《转法轮法解》。看书过程中,一个大法轮飞来,白老虎瞬间被粉碎,师父的法身出现了,放着光芒,两位菩萨马上变小,恭敬的立在师父两旁。

可惜,经历了这么神奇的事情,我还是没有被唤醒。我还沉浸在瑜伽当中。丹田中的元婴慢慢长大,形象却有点怪异。在某次回家途中,突然感觉腹部有条蛇头伸出,还喷着黑气,我吓得直哭。后查资料,说瑜伽的“最高境界”就是如此。我心中惴惴不安。

我只好向丈夫求救,丈夫也不知道怎么办。晚上,他找来一位修炼多年的他的同修。他叫我马上跟着他炼功。他教我第三套动作“冲灌”时,三两下,那个小蛇便灰飞烟灭了!

接着,他又教我第一套“佛展千手法”[1],我一抬手,眼前出现了一座天门,有许多美丽的仙女载歌载舞,庆祝我得法,我被惊的无以言表。

后来我看了《转法轮》,才知道开天目时菩萨手上的那本书就是《转法轮》。到此一切迷团全部解开。

--- 引用 ---
机缘再误

--- End quote ---

从那天之后,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两年内还出了各种功能。有一次,打坐入静之后,我看到了我的天国成千上万的臣民跪在我面前,这确实令我无比震撼。我接触了一些大法弟子,自己也开始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但由于邪党的迫害,我虽然在修炼,但心中还带着各种疑惑。也由于找不到书,所以也就很少学法。

后来,一位在社会上有些成就、大家也比较认同的同修,经历了监狱的残酷迫害后坚定的走了出来,没想到却以病业形式离世。这件事令我心里非常纠结,慢慢的对大法产生了怀疑,并停止了修炼。

虽然我希望像平常人一样过平淡的日子,但却平静不下来。一天晚上,狂风暴雨,闪电雷鸣,我的天目中看到了我的天国被打得处处崩塌,众生哭喊着扯着我的手脚,但仍然都慢慢滑下去,掉進深渊……可此时的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绝望痛哭。

为了逃避痛苦,我想尽办法不让我的天目看到任何东西,我也不再修炼任何功法,并且,把日子安排得满满,读EMBA(高层管理人员的工商管理硕士)课程,打羽毛球联赛,跳旗袍舞,练健身操,等等。

但是,还是没能逃脱厄运。各大健身房的形体训练都被加入了瑜伽的动作。我另外空间的身体里又长出了一条蛇,而且其大无比。我更加纠结,每当谈起修炼谈起大法,我就泣不成声,对身体的变化,只能假装不知道。

--- 引用 ---
大难中重生

--- End quote ---

二零一七年九月底,我因脑血管瘤破裂晕倒在家中,家人把我送到医院抢救。前后动了四次手术:先是头骨开孔引流,拔掉管子缝合后,血管又第二次破裂。在完成“介入”手术后,由于积血过多,又一次开孔引流。在第三次手术之后连续十天晕迷不醒,在一天天的等待中,医生们也开始失去了信心……

在我丈夫的强烈要求下,医生把我送進单独的病房。据医院护工说,我丈夫用手机播放师父讲法录音给我听,三、四个小时后我奇迹般的醒来了!

丈夫一直是独修,这次为了救我,冒险通过朋友找来了一些之前并不相识的同修。他们每天来医院对我发正念,放师父讲法录音。其中一位同修还发正念把我身上的巨蛇化掉,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在此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各位同修!

在第四次脊水引流手术后,我每天排出200CC的脑液。医生们也想尽了办法,说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植入引流泵,诸如此类。

丈夫看见我此时真心认同大法了,对我充满信心,毅然为我办了出院手续,说回家修炼吧!

修炼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特别是头三个月。无法站立,只能坐着炼功;读法看不清字,只能听录音。在这期间,我摔了十次跤,休克了两次。在三个月后我甩掉轮椅改用拐杖,满以为一切顺利。却发了十三天的高烧。听护工说我丈夫怕我半夜起来摔跤,搬了张椅子在床边坐着,值了三百多天夜班!

随着修炼,我一天天好起来。由于坚持学法炼功,一年后,我能回公司上班了。

凡是知道我的经历的人都说这是奇迹!是的,这是大法所创造的千千万万个奇迹中的一个!从此,我坚定的走進了大法修炼。

--- 引用 ---
大法显神威

--- End quote ---

二零一八年末,我和朋友们一起去外地旅游。一次晚餐中,有一同修接了个电话后,神色凝重,回酒店后急忙叫大家到房间发正念,我也被叫了上去。

原来郑同修在过心性关时一下没忍住,和常人干了一仗,在单位晕倒,身体出现了“中风”假相。但他的念十分正,在感觉不好时,即晕前告诉其他人:坚决不能送他去医院!于是其子致电同修求救,于是出现晚饭时的那一幕。

为了病业缠身的同修,我虔诚的发正念。突然,天目重新打开,眼前出现了骇人的一幕:郑同修被一条巨蛇缠住,我吓的不知所措,大叫了起来。另一位同修马上说了句:“拿天行剑!”在另外空间的我手中立刻多了一把剑,我执剑向前,把巨蛇砍成几段!

我很惊奇,我竟然有这样的能力!我刚喘口气,那断成几段瘫在地上的巨蛇又合在了一起,这次是向我扑来。在另一同修的指导下,我用法轮击打邪物,把它彻底击溃,最后请布袋和尚将蛇装進袋子中带走了。

我累得瘫在床上,对刚才的事还半信半疑。几分钟后,同修致电给郑同修家人,郑同修的太太在电话中说郑同修刚刚突然醒来,现在正坐在沙发上。

听到这,我惊讶万分!

从此,我又可以看到另外的空间。在不断的学法炼功中,我在另外空间的身上和周边长出了无数的莲花。随着莲花的不断长大,我看见每个莲花的中间都坐着一位仙女,那么漂亮,那么熟悉。哦,我那之前被摧毁的天国和众生又回来了!

丈夫和同修炼功时,我常常看到他们身上显现神奇的现象;画陶瓷花瓶时,层层罗汉叠在头上,花瓶上显示出法轮……等等神奇的现象数不胜数。每当我告诉同修们这些的时候,大家对修炼更充满信心。

我也用大法赐予我的能力斩妖除魔,帮助同修清理邪恶,其中的惊与喜不断出现。好多次,我在另外空间带着孙悟空,带着二郎神和哪吒,带着托塔天王、哼哈二将和众天兵天将斩妖除恶,清除乱神烂鬼对大法弟子的干扰。

回顾自己走入大法修炼的整个历程,我万分感谢伟大的师尊将宇宙大法赐予了弟子,让弟子救度众生,感谢师尊的无量的洪大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6/红尘迷乱中-大法显神威-408274.html




jingyue: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5/回忆当年直接聆听师尊传功讲法的情景-411825.html

导航条

[0] 帖子列表

回复

Go to full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