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安康火车站为何成了异地人的鬼门关?  (阅读 979 次)

离线 447317332

  • 注册用户
  • *
  • 帖子: 7
安康火车站为何成了异地人的鬼门关?
« 于: 九月 22, 2012, 08:55:34 pm »
向各级领导及媒体冤情反映:
我是四月十七日晨在安康火车站遭抢自焚青年曹永强之父曹东平,惨案发生后,尽管在安康、在陕西乃至在全国引起了不小轰动,然而导致事件发生的安康公安,却至今不能积极采取有效措施,以致他们在网民的心目中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万众一心口诛笔伐的蟊贼。尽管如此,他们的脸皮照厚,黑心更黑,依然不肯用实际行动,表明他们惩恶扬善的决心,表现在如下方面:
其一、曹永强走投无路求告无门,报警无果之下,对前途失望,对社会的公平正义彻底丧失希望后被迫举火自焚。火燃之后,在场的铁路公安干警不是帮忙扑灭曹永强身上的火,而是忙于帮超市灭火以防破了主子的财,看来狗护主人的本性到何时都不会忘。否则,为什么灭火不灭人身上的火,反而抢先灭货上的火?
其二、惨案已经发生恶劣影响,已经造成直至次日安康铁路警方才姗姗来迟,通过搜查拿走八个装有震动器的诈骗礼盒,象征性地拘捕了巧设机关,靠碰瓷讹诈良民的小喽罗,而公安机关对外公布的事实则极力掩饰公安部的为虎作伥,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的丑恶本质,对曹永强被抢劫一事极力回避。碰瓷是现象,敲诈抢钱是目的。安康公安机关为什么要回避这个事实?
其三、我儿曹永强通过点火自焚告诉过往旅客安康公安不作为,遭遇几家公安部门扯皮推诿之后对社会、对政府彻底丧失希望愤而自焚维权之举,开出租司机和开饭馆的帮助灭的火,火灭之后,曹永强被120送往安康市中心医院烧伤科进行抢救,至今耗资近60万元以上,安康公安尽管在全国众多网民的一片讨伐声中,假惺惺地表示他们有诚意为伤者解决治疗费,挽救伤者的生命。然而,他们的表态犹如城隍庙里的判官,有神位无灵验,有表态无行动。截止目前仅有西安铁路公安局主管信访的赵主任大度而又慷慨地出了“血”,(让他们保安掏出一块钱比对我,你说没给你解决一分钱)而这一块钱是赵让保安转交与我。钱少吗?不少,至少也可买一枝劣质冰糕。并且,他是代表安康铁路部门表达心意的,我不知对赵的慷慨是应该感激还是加倍返还于他?赵让保安给的这一块钱,给的不是钱,而给我一个遭难平民百姓的两个耳光。赵的这一行径就是现在国家机关公务员的素质、水平,太可笑!太可笑!
其四、对于曹永强的不幸遭遇,多少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公民从道义上、物质上对我一家予以援助,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堂堂国企西安铁路局及安康市有关政法部门则一个个三缄其口,不吱声,不支持,甚至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时不时发出几声嘲笑。记得几年前热播的电视剧的《神医喜来乐》中喜来乐对庸医王天和说的一句话:“蛤蟆嘴大,麻雀嘴小,当官的里边没有好鸟”这样说似乎有点打击面过大,然而事过一个多月,安康市大大小小多少个党政机关竟然没有一个机关公开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哀默大于心死,难道安康也成了封建社会的洪洞县,没有一个好人不成?
对于曹永强的不幸,作为生之养之的父亲,我痛心万分,目睹安康市司法部门的冷血、黑心,我痛恨不已,对于所有关心我儿、支持我儿,为我们伸张正义的善良公民我表示万分感谢!
截至目前,曹永强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在西京医院重症监护室特级护理监护下进行治疗。而要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还不知需要多少钱才可充分保证。为此,我提出几点要求:
第一、对曹永强的治疗,平均费用应10000元/日来计算,我一介草民至今已是力尽汗干,我希望组织上能对我儿尽快施以援手,事关人命危在眉间,以真正体现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宗旨。
第二、对于酿成此案有不可推卸责任的安康公安机关,应当予以彻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请求省公安厅组织工作组而不能将此工作交由安康方面负责。对于那些草菅人命,甚至与超市狼狈为奸、沆瀣一气的安康铁路公安负责人,他们能自己查自己吗?猫鼠一穴的警长尾巴还能翘长多久?
第三、曹永强在安康受了气、蒙了冤,找铁路公安、找当地警察,被他们推来推去,有关公安部门的行为,明显构成了行政不作为,人民公安为人民这句话是实话,而在安康就是一句套话,那么公安机关就不应当回避矛盾,互相包庇,而应当尽快将此案真相公之于众,以平息民怨,挽回社会影响。
我是一介草民,由于儿子的悲惨遭遇,我经济上蒙受了巨大损失,精神上备受摧残,已是心力交瘁,不堪重负。如果再不能及时得到妥善处理,难保不会再次发生类似惨剧,我想领导也不希望发生那样的结局吧!
电话:13418611433(西安)  13289465861(延安)   
                                                       
                                                     曹东平
二〇一二年六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