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病毒疫情:谁在导演这些“反常”之举?  (阅读 27 次)

离线 jingyue

  • 自由发言用户
  • 注册用户
  • **
  • 帖子: 1275
病毒疫情:谁在导演这些“反常”之举?
« 于: 三月 26, 2020, 06:12:01 pm »
主页 > 时事评论 > 修者评论

病毒疫情:谁在导演这些“反常”之举?
文: 道明   更新时间: 03/25 02:43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中共病毒(武汉疫情)全球蔓延,而在疫情之外是一个又一个的暗流涌动。

近日,辽宁沈阳一家名为“杨妈妈粥店”的商家门口,突然树起了一个充气拱门,上书“热烈祝贺美国疫情 祝小日本疫帆风顺长长久久”。该图片在中国大陆的网络社群中迅速传播开来。

这一挑拨矛盾的标语引发网民抨击。有网民批评“泯灭人性”, “反人类”,“为什么没有人查一查?”

有句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中国的普通民众不可能干这种事,那么是谁干的呢?疫情期间,公安、国保、街道人员沿街巡逻的很多,怎么可能没发现这么惹眼的标语呢?直到网络热传之后,公安才表态去调查,无论结果如何,标语挂出已有足够的时间,让其在网络传开,并已迅速传播到了海外,已有日本文字的消息出现。

这并不是一个偶然、孤立的事件。

谁在煽动仇恨?

一则视频在国内广传:凌晨三点的纽约,纽约以及全美各地到处都陷入了辱骂甚至殴打华人的情况,种族歧视有大举蔓延之势,似乎每一个华人都被危险包围。视频的结尾,是向党表忠心,称赞国内疫情好转,谴责跑回中国躲避瘟疫的华人,并代表海外华人发誓绝不回国给祖国添乱。

随即,视频里出现了手机屏幕上满满的各种互助救援群,华人拥有的各种枪械……然而这些所谓的“互助救援群”,许多都是按照邮编统一起名,名字都类似,这让人想起了这几天爆出来的大外宣协同造谣贴,按照既定的文稿填空,地名不同,其它雷同,中共四面出击,命令早先派出渗入到海外各地的网军,在海外的网络、网站、自媒体上,给当地制造恐慌,发送量之大,难为外界获知。水军有多少?这些统一文本,海量复制的效果有多大?从短时间数十万人回国,最贵的机票十几万一张,就可看出中共宣传的“大国战疫”已经胜利,“海外疫情”一塌糊涂,有何等的蛊惑之力。

疫情一天不真相大白,中共就会一天不停止向外转嫁矛盾。

显然,正是中共无端指责病毒是美国带来的,美方才明确揭示病毒传播的真正来源,并且美国总统特朗普已明确表示,他希望表达准确,这不是种族主义,根本不是。美国《华盛顿邮报》明确指出,武汉肺炎不应叫“中国病毒”,而是“中共病毒”。该文表示,针对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责中国,而应指责中共。作者强调,要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区分开来。他赞扬中国人民在抗疫中的精诚团结,但强调中国人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中国是文明古国,中共是西来幽灵,所以中国不是中共,中共更不等于中国。但是,中共却熟练地将自己伪装成“爱国者”的领袖,并反反复复地利用这一点,制造仇恨,迷惑中国人。

历史的真相并不遥远

这让人想起二零一二年出现的同样一幕。当时,中共面临空前的经济、政治危机,为了将国人的视线转移,不惜发起了“钓鱼岛”反日事件,中共控制的“保钓行动委员会”数人强行登陆钓鱼岛,主动触发日方的警戒,由此引发了国内的多个城市游行,并打砸日产汽车等恶性事件。

然而,事后一位参与北京安家楼日本使馆示威的人士称,这只抗议队伍明显“被当局组织”。有警察的严密监控,入口处可以免费领取矿泉水,但进入警戒线之前水全部收回,有事先打印出来的口号,有人拿喇叭引领喊口号。分成四排一百人左右一组,一组一组在警方的监控下去喊口号,之后遣散下一组跟上。警察有几百人,北京唯一一架警用直升机在上空盘旋。

历史的真相并不遥远。中共不但对外制造仇恨,对内也是如此。

一九八九年,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产生了激烈的社会矛盾,最终发生了大学生在天安门的集会,为了制造屠杀的借口,必须设计产生仇恨。在近年,“六四”大屠杀由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公布的一份美国外交电文揭开了真相,一名参与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的三十八军士兵透露,在参与行动前,部队中传来消息,说有一百名士兵“失踪”,相信是遭学生们杀害。该部队迅速点查人数,确认少了一百人。该名士兵与战友因此感到非常愤怒。当接到上级的开枪命令时,他们就启动机关枪朝人群扫射。

然而,令该名士兵无法想象的是,当时说“被杀害”的一百名战友,后来又全部出现在部队中。他意识到自己被瞒骗、开枪杀害平民之后,感到非常痛苦。他被告知严禁对任何人谈及军中的事情。

其实,用欺骗来煽动仇恨是中共打击异己的一贯做法,连中共的头目刘少奇也不能幸免。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更是以铺天盖地的谎言来欺骗民众、煽动人们仇恨法轮功,其中最恶劣就是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导演的一场嫁祸法轮功的大骗局,即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自焚”伪案。和严禁上面那名士兵谈及中共欺骗不一样的是,中共迫不及待地把“天安门自焚”骗局向全世界播放。

纸包不住火。在央视公开的录像中,仅组织者之一的王进东,就暴露出太多的破绽。被大火烧过的王进东,面部严重烧坏,双腿和胸前的棉衣被烧烂,但他两腿间盛放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翠绿如新;整个自焚事件从起火到灭火不到两分钟,不仅有远镜头,还有近镜头、跟踪拍摄镜头、大特写。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向联合国提交的“天安门自焚”的报告中公布:“我们从录影片中得出结论,天安门自焚是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备有这个录影片的拷贝,以供派发。”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证据,没有辩辞。

然而,被中共互联网“柏林墙”封锁的大陆民众,根本看不到海外的真实报道,“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真相欺骗了很多人,许多人受这个“自焚”伪案欺骗而仇视法轮功,有的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从而使得迫害升级。到现在还有一些人不能像上面的士兵那样认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

中共的治下,煽动人心,营造仇恨的手段,已成为规模化、系统化,“小事找日本,大事找美国”,先舆论造势,再激发仇恨,最后再编排、导演出一幕幕的惨剧,从而转移民众注意力、转嫁社会危机、玩弄民意于股掌之间。

这次疫情如此严重,中共为了自保,不惜将世界拖入混乱与深渊之中。中共才是真正的病毒之源,退出中共组织就是远离邪恶,才能真正自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5/病毒疫情-谁在导演这些“反常”之举--402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