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谢田:中共金融官员嗅到致命气息  (阅读 1984 次)

离线 Anymous

  • 注册用户
  • *
  • 帖子: 95
谢田:中共金融官员嗅到致命气息
« 于: 八月 27, 2019, 05:58:40 pm »
http://cn.epochtimes.com/gb/19/8/26/n11477556.htm


谢田:中共金融官员嗅到致命气息

中共的金融官员和专家们即使嗅到了死亡气息,也不会把真相告诉中国百姓。图为2016年在四川成都举行的G20峰会之前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会场。(Getty Images)



更新: 2019-08-27 1:57 PM     标签:  美中贸易战, 世贸组织, 特朗普, WTO, 金融战   
 
【大纪元2019年08月27日讯】八月中旬,海外华人一家媒体约访,问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论坛的聚焦是“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主持人问到,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演讲称“美中贸易摩擦可能具有长期性”,问笔者对此如何看待,是否同意他们的看法。中共的金融专家们,看来嗅到了什么东西,但他们会把真相告诉中国普通百姓吗?很可能是不会的。


周说中国的金融开放进入了新阶段,但未来不可避免的是遭遇“全球市场体制显着扭曲的问题”。显然,中共已经看出了美中贸易战开打以来,美国的攻势不仅仅是关税和贸易,还有其他考量,包括政治、军事、价值观和科技等方面。中共正在面临美国全方位的围剿,这个最后、最大的共产政权已经感觉到了全方位的巨大压力,正在一步步逼近中共的死穴。

中共认为他们需要有思想准备,但从全球经济的角度看,“资源配置巨大的或明显的扭曲”,中共或许以为他们是被动的受害者,但在国际社会看来,中共政权恰恰是这种扭曲的始作俑者。所以,当中共官员说,要在扭曲的条件下考虑其应对策略,包括考虑对外开放的策略,世界需要对此警惕!因为这意味着扭曲会更加严重,并且中共很可能在国际体制内捣乱,胡闹一通、扭曲一通之后,脚底抹油一走了之。不然,中共的“考虑对外开放的策略”,又是什么含意?是要把15亿中国人作为人质,在经济上走回头路,真的开始让百姓开始吃草吗?

中共在世贸组织(WTO)关于其市场地位的搅局,是针对国际分工市场的扭曲第一步;中共市场换技术的原则和殚思极虑偷窃国外科技,是针对国际智产市场的扭曲第二步;中共用强制汇兑和操纵汇率的方式攫取巨大顺差,是针对国际货币市场的扭曲第三步;中共用购买的美元债券作为威胁国际货币和金融体制的武器,是针对国际资本和金融市场的扭曲第四步;中共用仿冒的、剽窃的技术进行产业升级、威胁授权国的厂家,是针对国际供应链接构的扭曲第五步;中共动辄叫嚣对铁矿石、稀土、资源回收品要挟,是针对国际原材料市场的扭曲第六步;中共以一带一路为由,扶持和鼓励国企抢占非洲、东南亚市场,输出中国自己的设备和人工,输出失业,是针对国际劳动力市场的扭曲第七步;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共言而无信,延宕战术无所不用其极,是针对国际政府信用和外交礼节的扭曲第八步;中共输出其共产主义邪恶的价值观,以孔子的名义欺世、破坏文明、破坏传统、迫害信仰团体,是针对国际人权和普世价值的扭曲第九步!面对如此种种的扭曲和破坏,觉醒的世人和正义国家已经在全球凝聚正义力量,对中共进行最后的围剿,这时怎么会让中共贼喊捉贼、先倒打一耙,污蔑国际社会在扭曲?

论坛是为了释放什么信号?如果金融战真打起来,美国可能会有什么打法?如果真的打起来,中共会怎样应对?这是这个华人媒体提的问题。简单的回答,中共金融专家虽然时不时会有惊人之语、警世之语,但他们不会把真相告诉人民。美中贸易战如今连货币战还没有打起来,金融战还远着呢!特朗普和其内阁,看来根本没有打货币战的意愿,他们也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人民币贬值即使持续下去,美元也不需要因之变化;而金融战如果真的打起来,还没开打,中共的人民币及其整个货币体系,都会即刻轰塌。

中共金融专家显然对美国采用以货币为基础的经济制裁,针对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等,印象深刻,心有余悸,害怕这一天会降临到中共头上。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全球市场资源配置和效率“明显的扭曲”。他们知道美国之所以有能力这样做,是基于美国对储备货币、全球贸易投资交易货币、亦即美元的控制;也认识到美国未来可能采用新的做法,对全球交易货币进行控制!

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不得不大量使用美元进行交易,因为最后清算环节要从美国走一遭,这让中共非常不爽。因为美国可以利用这种优势观察到中共的所有行为,也可以随时对中共进行制裁。但中共在这种恐惧之下,会沿用金融专家的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建议吗?他们认为只有人民币国际化之后,中共才能有效的抵御以美元储备货币为基础的全球经济格局。但走到那一步、进入对美元进攻性的态势之前,中共能否从防御性的人民币防御战中存活下来,还是个巨大的问号!因为中共主张的“全球化、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多边主义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为邪恶共产政权服务的,是绝对不可能被国际社会承认的。所以,中共金融官员和专家在公开讨论会上的慷慨激昂,还不是中共真实的心态和会采取的对策。

早在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时,它们就正式将金融定义为“命脉产业”,知道金融比较敏感,涉及重大的资源配置的效率。所以,在人民币自由兑换的问题上,中共几次的出尔反尔,最后导致美国的制裁。周提到,1996年中国实现经常项目可兑换,准备下一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但亚洲金融风波出现后,就不再提了。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后再次提人民币逐步变成资本项目可兑换货币,2001年正式加入WTO时,也准备五年后扩大金融业市场准入的比例和范围,但到了2007年的次贷危机时,中共再次食言。

中共金融官员嗅到了什么东西?应该是嗅到了致命的气息。他们认为国际市场的资源配置扭曲,其第一个扭曲就是“美中贸易战”。中共如果不能从正常国家、从国际社会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中共金融专家也没能这样做,那我们可以预计,今后美中贸易谈判完全是鸡同鸭讲,没有交集,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就是零了。当然,这更可能是中共的宿命,因为它注定就是要在这个时刻走下历史舞台的,它也只有在这种畸形的、以自我为中心、以保党为目标、与世界为敌的路上步步“前进”,才会最后走投无路、走向灭亡。◇

本文转自64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刘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