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或为良知而活着,或被糟蹋后死去  (阅读 983 次)

离线 天地任我行

  • 注册用户
  • *
  • 帖子: 41
或为良知而活着,或被糟蹋后死去
« 于: 一月 17, 2010, 03:10:27 am »
或为良知而活着,或被糟蹋后死去



文/铁树心


  
  
  在中国,“生活”是个艰苦而伟大的词组,它的真实定义为:生存并且活着。你能够出生,已是幸运,因为意味着你已经躲过了计生办和流产医生的毒手,并且也成功抵抗了毒环境和毒食品的摧残,降生在这九百万平方公里的鸡型土地上,成为了一只随时可能被宰割的鸡或者随时被鸡血吓到胆破心凉的猴子。而你能够活着,便是最大的幸福,因为意味着你童年时喝过牛奶而不夭,青年时躲过猫猫而不死,中年时开过胸肺而不丧,老年时挨冻受饿还不殁,终于得到自然而含笑地咽下最后一口气的自由时,无论你是一只漏过放血的鸡还是一只看过无数鸡血而麻木的猴子,都已堪称伟大——因为你集幸运与幸福与一身。哪怕你最后因为交不起火葬费而导致死无葬身之地,哪怕你下葬后过几年又被考古专家给挖掘出来了,哪怕你葬后新阴宅还没搬进去住热络就被人们拆迁占去做阳宅了,你生是幸运兼且幸福的中国人,死是伟大而且务实的中国鬼。
  
   活着既然如此的艰难而且幸运,那我们又还有什么渴求呢?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卫星电视风波,有人问:你说网络有色情,封了不让看,我没意见,你说屁民们买私彩导致税收流失而让官爷的生活素质下降,查了不让买,我也没意见,你说卫星锅会收到外国反动节目导致社会不和谐稳定,好,我只收国内的,天天也老实看新闻联播学习和贯彻并且传达最高精神和指示,为什么突然之间也成为非法了呢?我听了哈哈大笑:假如妓女的收入有百分之八十的提成归政府官员所有,那么你绝对不会看到每天的头条是扫黄打非,而是像双色球的软文报道有多少个500万落到了哪个幸运的打工者或者退休老人身上那样,某个百岁老人天天的养生秘诀就是去找一个小姐放松一下。同样的宣传理论也一样适用到卫星锅上,中央的精神和指示传达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不能让这么有价值的精神免费传达给你们,电视上的话,也是要有钱才好说的。
  
   我是自从报纸上不敢刊登哪里洗桑拿一次多少钱之后就不再看报纸,因为我觉得整张报纸,除了那些桑拿广告还有点让人想象的魅力之外,其他都是放在卫生间代替厕纸紧张时才能体现的价值,至于电视,在能用电脑放黄片的伊始,我就觉得它应该放进一个隐蔽的地方等待几千年后的考古专家来挖掘才可能会有像曹操墓那样的轰动。但我万万想不到,居然还会有那么多人舍不得它,吵吵嚷嚷的像个饿了要吃奶的委屈孩子。有时候走在街头,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乞丐要跪着而不是站着、卖花的女孩为什么一定要死死抱着人们的一条腿,总找不到合理的解释答案,当我看了有关卫星电视的人们反应之后,似乎为那些跪着的乞丐和抱大腿的女孩找到了答案:无论我们多厌恶对方,但又不想放弃对方的施舍。如果整个中国的人都如我,我会把电视机当垃圾卖给小贩子,全国人民都把电视当垃圾卖了,苏宁国美会不会倒闭不好说,长虹海信会不会垮掉也姑且不管,央视和省台们还有没有心思做节目也不要紧,最少我心里是舒坦的,因为我不需要去向谁跪下乞求——可惜我不能代表全国人民,于是只能目睹其他的全国人民去抱广电的大腿,恳求他们行行好。
  
   几千年的文明绑架和统治驯服,养成了人民抱大腿的习惯思维,也造就了人民冷漠麻木的看客心态。当我看到贵州又杀死人的新闻时,居然连眼都没眨一下,更别说心跳的加速了,因为一切都在预料,养猴人时不时杀几只鸡,那几乎是必然要发生的例牌。中国那么大,贵州不杀人,湖南也杀人,南方不杀人,北方也杀人,所以地域虽有别案情也各异,但唯一相同的是,有人死了,然后是尖叫,然后喧嚣一会后又像以前那样平静。我对杀人者无愤怒,也对被杀者无同情,因为我找不到愤怒或者同情的因由,很奇怪的是,这个因由既不是因为杀人者不够可恶,也不是因为被害者不够悲惨,而是因为我觉得那些还活着与事件无关的围观者们太模式化了。我的印象里,对这些围观者完全是一片黑白胶卷般的模糊,我从来都没有把他们定义为鲜活的有生命力的人,从最新的贵州杀人现场那些围观者们惊恐麻木的眼睛,追溯到几十年前几百年前各种杀人现场出现的围观者们的镜头,我都能看到相同的表情,我也甚至能够猜度到他们那种夹杂着兴奋和惊恐的语气会用什么方式来表达,但把所有场景重合在一起后,我就只能得到一张任何游戏场景都适用的群众喝彩背景图。他们行尸走肉的背后,是一种没有良知和痛感的灵魂,杀戮与被残害者的游戏永无止境,是因为将来凶手和被害者都将从这些围观者当中再次被遴选出来送到某个场景当中成为偶然的主角。
  
   只为良知而活的谷歌离开了,它坦然地面对死亡,不是因为竞争的残酷,也不是因为审查的猖狂。再黑暗的夜晚,总有黎明的时候,再漫长的战斗,总能等来硝烟散尽的一天,心有良知的人不会因为漫长的黑暗放弃等待光明的希望,能够让他放弃这希望的唯一原因是:他发现黑暗中没有需要帮助和拯救的对象。杀人和被杀者,都不是需要帮助和拯救的人,真正需要拯救的是那些围观者,假如悲剧还会再发生,那施害者和受害者一定是在这些曾经的围观者当中产生,如果能让这些不明身在危险之中的人有所警醒,那么帮助和拯救就有了足够的现实意义,可惜,这些麻木和冷漠的围观者们并不接受这样的帮助好意,他们只沉浸在眼前的惨剧面前不可自拔,现场的人们如此,网络的回帖也不过如此。有两个很鲜明的例子,可以让有良知的人彻底死心:天津球队据说有五六个人发声明造反,结果后来其中有个人站出来反造反,这件事最后的结局肯定逃不过中国特色,而远在西班牙大名鼎鼎的皇家马德里,也同样有一个这样的新闻,队里有个球员得病被要求只领1500欧元的最低工资,要是发生在中国,无论球员本人还是围观者帮闲的声音,肯定会是一片歌功颂德然后对其他的要求斥为过份的狮子大张口,但古蒂和劳尔这些与己无关的球员们,却毅然地站在了弱势的队友这边,毫不考虑对抗自己衣食父母可能产生被封杀清洗的后果。两个地方两种围观者们产生的截然不同的态度,会让有良知的人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一个让人绝望,他纵然坚持下来为我们抗争到一个不需要审查的环境,那便又如何呢?自己拯救和帮助了一群自私自利贪婪无信的群体,任何回报都只会是耻辱;一个给人希望,哪怕为此付出不菲的代价才能得到光明,甚至付出了性命也值得了,因为自己的良知有了延续,拯救他们就是拯救理想。它的决然离去,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到这片鸡型土地上缺乏良知培育的根基,自由的种子不会发芽,公平的幼苗无法生根,博爱的大树会被摧毁。
  
   真正的悲剧不是已经发生的剧情才会让人痛心,而是即将发生而无人去阻止才真正让人痛不欲生。我们总以为悲剧的主角都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而我们只是与己无关的看客,所以虽然惊恐,但也麻木,我们就像贵州杀人现场那排旁观的百姓那样,看着别人被扫黄打非,惊恐又兴奋,看着别人被跨省躲猫猫,还是惊恐又兴奋,看着电视出了一片雪花,依然惊恐又兴奋;看着发的帖子被删,先是愤怒然后沉默,看着开的QQ群被封,先是愤怒然后沉默,看着谷歌离开,还是愤怒然后沉默——当有天醒来,我们发现天涯成了被焚毁的圆明园,百度成了永远也不会复刊的申报,QQ成了灭绝的恐龙时,我们有惊恐有兴奋,有愤怒有沉默,但估计还是不会有良知,因为谁都没在良知下活着,又有谁会在意你被糟蹋后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