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起義非為義]深挖義和團紅色基因的歷史根源  (阅读 3424 次)

离线 Zhongkk

  • 注册用户
  • *
  • 帖子: 2
  [起義非為義]深挖義和團紅色基因的歷史根源
  ——神 為世人的拯救已付出了不可計算的代價,
  若仍不為自己的罪哀哭懺悔,豈不是在等待永恆的詛咒和審判嗎?

  起義非為義,中國不是國。鍾祖康語[起義非為義]。中國古代與中共的所謂/起義/不過是一場堂而皇之的群體搶劫,專為私利的黑幫行為,根本沒有什麼國家民族和歷史的進步。中國所代表的仍然是一個蒙昧狀態的地域,中國人普遍沒有現代意義上的國家觀念,中國社會沒有人權,沒有真實信息,沒有宗教自由,沒有財產自由,更沒有法治文明。中國根本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蒙昧群體/地域/的代名詞。看看魯訊所謂的中國歷史,才能更深刻的明白為什麼[共產黨]在這樣一個地方,與這些人結合的如此緊密。起義非為義,中國不是國。中國地域上的人們,什麼時候才能有正常的做人的思維/觀念?有一點點最低線的理性?最低線的道德?

  1840/1899/1959是研究中國的鑰匙,歷史謊言被西方一戳即穿。其實從最早,外國人爭取的就是平等貿易,國民待遇,法治環境這些東西。可憐的是中國蒙昧政治根本就不知這幾樣東西為何物,又如何給別人?中國人從來沒有給過自己的國民/國民待遇/這種東西,又怎麼給外國人?蒙昧的國民不可怕,可怕是的蒙昧的政治,永遠沒有出路。1959/60年的歷史循環又到頭了,中國人你明白了麼?

  民族英雄/林則徐/是個徹底的失敗者。林/是清朝高官,他基本上應該不知道英國在什麼地方,他銷毀的鴉片後來都賠償了,他的禁煙運動完全失敗,鴉片後來合法了,他挑起的鴉片戰爭完全戰敗,林臨死之前被清政府調動鎮壓太平天國。歷史究竟開了一個什麼樣的玩笑,竟把這樣一個人尊為/民族英雄。他不過是一個沒落王朝的悲劇人物,是中國蒙昧政治的哀哭切齒。

  在經歷了1959/飢餓與死亡之後,中國的蒙昧政治終於弱化了1899/的義和團行為。實用主義,經建中心,國家資本,大行其道。蒙昧政治終於低下愚蠢卑劣的腦袋,恐懼讓他們承認了在經濟上無法離開西方,但是在價值上仍然不接受西方。在這種掙扎與分裂的思維中,用盡的低劣的手段,盡現扭曲變態的表象。後退到1899/義和團行為中去嗎?是不可能的。中國不是國,中國的傻瓜們自以為自己有一個國。為什麼強調義和團思維/行為,因為義和團行為是一個[天朝上國]滅亡前的最真實的演出/自我表白,也是中共為了穩固最初政權時的本能反應。義和團思維/行為是中國蒙昧政治真而又真的本能,本質,本性。

  蘇中美蹺蹺板/是中共的迷夢!中共最美好的時光,與美國的戀愛關系,實際上全來自這種關系!1959/義和團行為的大失敗之後,又形成了這種/後義和團/類義和團/類冷戰/思維。原來這就是中共的核心思想。與西方的關系全建立在恐怖平衡之上,恨不得再造一個前蘇聯!這種從來沒反思過自己的罪惡,而在深淵中越走越遠的心理可怕之極,完全無視上帝的憐憫!恐怖即存在,大搞國際恐怖主義,義和團思維的變種,必將釀成災難。我現在才明白,所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這個/中/就是義和團思維及其變種!

  從1840/到1899到1959,滿清王朝在巨大的失敗之後仍渾渾噩噩的混日子,到最後上演驚心動魄/慘絕人寰的滅亡大劇。中國的蒙昧政治其實一直在重復這出不可形容的災難,用中共的話來講就是[徹底的革命者],義和團思維/心理/行為,是中國蒙昧政治永遠的注腳和歸宿。蒙昧政治所重復的兩個主題1840/1899,即空虛腐敗,殺人自殺,放縱欲望,蔑視生命,仇恨人性。他們認為[權利]的本質就是掠奪/控制/威脅/殺死/別人,若不是這樣,擁有[權利]還有什麼意義?所以蒙昧政治的核心就是義和團心理,義和團心理就是殺人自殺。而義和團核心/中學之體/的最新流行款式就是中共國際恐怖主義。這完全解釋了中共的內鬥和外鬥,大屠殺行徑如家常便飯,最後自殺,完全消滅自己是必然下場。

  可以明顯看出,所謂義和團核心/中學之體/紅色基因/階級論/出身論/造反論,這些都是一脈相承的義和團思維及其變種,是中國蒙昧政治的核心,也是中國地域長久已來歇斯底里精神病瘋狂發作的病源,是中國人一切問題的根源。中國人有一種不懂感恩,不思源流,不分善惡,不識香臭的毛病。中國社會在外無戰爭/內無威脅/之情況下展開大屠殺,這是中國蒙昧政治運行的必然結果。誰應當為無數無辜者與亡魂負責?血色歷史證明,義和團思維/行為就是缺乏認知能力,自治能力,自理能力的病態表現。如果任由這種義和團核心/中學之體/紅色基因/在任何地方運行下去,必然導至更多的人道災難,社會災難,永遠也不會有盡頭,而且這種災難很有可能向全世界擴散。

  最後的思考:[天朝上國/義和團狂犬]這兩個乃是一體兩面,天朝上國/的外表之下,就是致命的/義和團狂犬病毒。所謂義和團運動,類義和團的紅朝運動,都是1840年以來中國地域對西方文明傳播擴張的絞殺反撲。中國的蒙昧政治不能容忍任何的西方式文明形式,概念存留在社會中,因為西方文明威脅了它的權利基礎。[文明的沖突]簡直搞笑,這根本是野蠻與文明,蒙昧與開化的鬥爭。很明顯,這場鬥爭已從1840持續到如今。天朝上國/是對西方文明,更嚴格說是針對基督文明的永恆戰爭,因為這就是神魔之戰。
« 最后编辑时间: 七月 10, 2019, 07:46:50 pm 作者 Zhongk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