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佛光照耀的母女  (阅读 7683 次)

离线 Anymous

  • 注册用户
  • *
  • 帖子: 85
佛光照耀的母女
« 于: 十二月 12, 2018, 09:04:03 pm »
主页 > 修炼交流 > 初学园地 > 祛病健身故事

佛光照耀的母女

文: 四川大法弟子 唐梅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五年走入修炼的,在这十三年的修炼过程中,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现将自己修炼的部份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病痛折磨欲轻生

我今年五十岁,一九八九年七月毕业分配在家乡的事业单位工作。一九九八年因为丈夫的外遇,三十岁的我背着两岁的女儿千里迢迢到云南与在部队的丈夫离婚,处理完此事,回到家乡女儿就开始病入膏肓。

女儿在家时就肠胃不好,在部队离婚期间没有条件自己开伙,天天吃连队的又油又辣的伙食,所以经常拉肚子,发烧输液。这一折腾,成了慢性肠胃炎,慢性咽炎。吃水果、吃肉、吃蛋都要拉肚子;感冒要发烧;吃了油炸食品、有糖食品、有辣椒食物要发烧;吃多了肚子胀要发烧。还有膝盖关节炎,过敏性鼻炎。而且随着不断的住院输液,她的膝盖关节越来越痛,每天中午、晚上都要用热水敷膝关节。中药、西药、各种单方都用过。好几个年三十、年初一都是我与女儿在医院度过的。望着皮包骨头,脸色蜡黄,疾病缠身的女儿,我的心无数次的颤抖。我多么希望所有的病痛都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多么希望我能为女儿承受一些病痛啊!

二零零二年到女儿七岁时,扁桃体反复化脓三次,都不发烧了,前前后后共输了二十多天的抗菌素。医生说:因为反反复复发烧输液,把免疫细胞都杀死了,病菌与免疫细胞打不起仗来了,就不发烧了。那么,咽喉的病菌如果侵染到心脏,就容易患心脏病,如果侵染到肾脏,就是肾炎……我听了不寒而栗!我不知道这条求医之路如何去走!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女儿能够好起来!

万般无奈,听了医生的建议,手术摘除了扁桃体。看到从手术室推出来脸色苍白,还在麻药中的女儿,我如万箭穿心,这么小的生命,为什么要承受如此痛苦!

之后听了医生的建议,前后打了几组增强免疫力的针剂药:司其康、丙种球蛋白。期间还真起了作用。可是不长时间又不行了。

冬天她的整个身体都是冰凉的,握着她的双手,就象冰块,冷的透骨。冬天上学,头上要戴帽子,要戴口罩,要戴手套,身上要穿两件毛衣,再加一件羽绒服或太空棉的外衣,还要抱一个热水袋。手太冷了,或者跟着小朋友跑几步,身上出了汗就流鼻涕,过几天就又发烧了。扁桃体摘除后,一发烧就是整个咽喉充血。然后又是住院、输液……女儿的免疫系统已经不行了,我知道她面临的危险!可是我怎么办啊,眼睁睁的望着这个可怜的生命,是满心的绝望、无奈与痛苦。

到二零零五年初,女儿九岁。那时的我手上就剩一千二百元,不够住一次院。在她生病的七年中,我所有的工资、奖金几乎都交给了医院,可是女儿依然是疾病缠身,我好绝望啊!我感到自己要崩溃了!心中的痛苦无法诉说。

而且这么多年,自己也是浑身是病。过敏性鼻炎,慢性胃炎,妇科病,乳腺三度增生。

想想作为女人,女儿的角色我当了,妻子的角色我当了,母亲的角色我也当了,今生无憾了。于是我处理了所有的后事,坦然的写好了遗书……

二、幸遇大法绝处逢生

第二天,我遇到一个朋友,她告诉我,她在炼法轮功,她以前也是疾病缠身,现在都好了。也建议我炼。她不知道我与女儿的情况。听了她的劝说,我决定当天下午带着女儿去试试。尽管我也听过一些关于法轮功的歪曲报道,可是我既然死都不怕了,那么无论如何我也要去试试。

就这样我带着九岁的女儿走入修炼,一修炼师父就给女儿清理身体,每天一炼功女儿就开始放屁,功炼完了才停止,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近一个月;而且修炼的第二天,女儿说:“一炼功,咽喉处就有法轮在转。”同修还告诉我,修炼法轮大法,不忌口,什么都可以吃。女儿欣喜若狂,因为活了九年她居然没有吃过一个生日蛋糕,没有吃过一个冰淇淋。好多东西她都不能吃。就这样女儿开始喝牛奶、吃蛋糕、水果、鸡鱼肉蛋……

期间也曾有过拉肚子,发烧,通过学法,我知道是师父在给女儿清理身体,不是病。女儿正常的炼功学法,很快就好了。不长时间,原来面黄肌瘦、皮包骨头的女儿变成了一个脸色红润,健康活泼的孩子。我一身的病也不知不觉的好了。

我泪如泉涌,无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心中的灰暗、绝望没有了,两个全新的生命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

所有的同事、亲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修炼后,看了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我才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许多的不幸,是因为受无神论的影响,不相信善恶有报;是因为生命轮回中为私为己做了许许多多的坏事。所以一个生命要拥有美好的未来一定要用宇宙大法真、善、忍的特性要求自己,行善积德做好人,无私无我为别人着想。“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祖上积德,儿孙有福”这是千真万确的古训啊!

在家里我不再用指责、埋怨教育女儿,而是善意对她讲道理。在单位我不再因为自己比别人的奖金少了而内心愤愤不平;与同事产生矛盾,我会向内找自己,是自己有什么不好的人心,才造成了出现这个矛盾;我不再在每月的报账单上弄虚作假,我也不会再利用工作之便,贪一分钱的不义之财……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我明白了如何按照宇宙真理去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三、再陷绝境,山重水复疑无路,谢师恩,柳暗花明再创大法神奇。

就这样,女儿健康的成长着,她的学业在好起来,小学四年级时已是班上前几名。大概修炼两年后,女儿的父亲从云南省转业到我市的公安部门(他也是本市人),我告诉他,女儿疾病缠身是修炼法轮大法好的,他根本不信,尽管当初他也知道女儿的一些病情,在他看来,长大了,免疫力就强了,自然就好。而且还威胁我:这一次我来是女儿的父亲,下一次是警察。我告诉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好人,没有好结果!现在看来是自己当初没有真心的为这个生命着想,带着争斗与许多人心,没能给他讲明白真相。

有时他将女儿接到他那里,曾不止一次要女儿同意不再修炼了。女儿也就随口答应了。就这样,小学六年级时女儿就脱离修炼了。小学升初中的考试也没考好,重点班的线都没上,最后就分在普通班。之后就是小学毕业的假期,在这个假期,女儿又开始学法、炼功了。到九月份开学第三天,学校突然進行了一次入学考试,这一次因为女儿在假期开始了学法、炼功修心,她的成绩一下就進入了重点班。到初三又不修炼了。

初中三年毕业,女儿上了本地的一个职业高中,需要住校,在学校集体宿舍也没有修炼环境,渐渐的天天有空就玩手机,写一些情诗。在高中二年级时,出现了幻听现象,常常觉的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说话,还常常发笑,到最后发展到砸碗、打人。

这时候所有的亲友、同事都开始说大法不好的话,认为是大法害了女儿,女儿的父亲更是说:是我让她修炼大法才出现这种状态的,如果不修炼,她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是大法害了孩子,是我害了她。我百口莫辩。

于是我带着她四处就医,断断续续医了三年,最后检查出了肝炎,这期间我也不时的给女儿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知道是因为吃了无数的药,肝的解毒功能不行了。孩子的父亲听说又出现了肝炎,也失去了任何医治的信心,因为肝炎要用干扰素与病毒唑,而干扰素用了幻听会更严重,也就是两种病用药是冲突的,孩子再一次出现了无药可治的情况。我也知道再送医院,所有的旧病都会翻出来,最终是人财两空。

于是我横下一条心,完全停了女儿的药,长时间给女儿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不吃药了,开始女儿四、五天不睡觉,天天尿床,天天吃饭砸碗,天天骂骂咧咧;随着不断听法,渐渐的她能睡一会儿了,尿床的次数在减少,吃饭也渐渐在正常,到现在彻底好了,完全成了一个正常的孩子。在事实面前,所有亲友(包括孩子的父亲)、同事,包括那些平时看见过她在街上不正确状态的世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在这几年的求医过程中,实际上是在考验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究竟坚信到什么成度。实际上大法无所不能,“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过程中每一步都是考验,有同修说:她不修炼了,就送医院吧,无论最终是怎样的结果,即使是哪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你都要坦然面对。可是我知道当我们从天上下世的时候,我一定发过愿要带好这个生命的,我怎能轻易放弃!师父讲过,一个世人念了大法好,师父都要管他,更何况她是得过法的生命!而且过程中我发现:当我信师信法的时候,女儿就有正念,她就要听法,还要给师父敬香,给师父供水果。当我没有正念,不信师,不信法,没有信心的时候,女儿就不听法,就是精神病状态,就要出门,无法阻拦。一出门就是手舞足蹈,而且根本不听我的。

好多次因为我要上班,我把她锁在家里,她翻出钥匙,跑出门去,历尽艰辛又找了回来……

孩子的父亲曾无理的埋怨我,别人的孩子考清华、北大,为什么我生出这么没出息的孩子,还疾病缠身,让他也伤透了心。

走入修炼十三年了,没有语言能够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如今女儿已满二十二岁,我知道她未来的一切都有安排,而我要做的就是如何百分之百保持对师父的正信,如何让更多的生命能明白大法的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叩拜师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2/佛光照耀的母女-372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