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铁老大出租房开成黑店 苦少年触机关四处投诉无人接  (阅读 602 次)

离线 447317332

  • 注册用户
  • *
  • 帖子: 7
向各级领导及新闻媒体冤情反映:
    我是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川口乡王庄村村民曹东平,2012年4月17日,我儿曹永强从西安坐火车到安康转乘火车去浙江打工,在安康火车站出站口 ,西安铁路局出租房(开超市)内买瓶矿泉水时,遭遇黑心店主及员工巧设机关,用遥控器操做装有震动器的礼盒和假古董从货架上摔下,进而诬陷我儿撞了货架,随后俩名店员将我儿拉至监控照不到地方殴打威胁带搜身,顺手牵羊抢走我儿身上装在右侧上衣兜里的叁仟元人民币后,将我儿逐出超市在5米处达出租车时,发现身上钱被抢走,返回索要再遭暴打,四处报案,到处碰壁,相互推委不属于自己管辖。常说有困难找警察,为什么在安康变成了找警察有困难?而据周围群众反映;安康铁路部门在火车站内门面房,承租人多数为河南人,且所开店铺无一例外均涉嫌坑蒙拐骗,时间长达数年受害人屡有报案,而近在咫尺之遥的铁路派出所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公安分局、江北派出所屡有受理,却在长达数年时间内未侦破一起,以致作奸犯科之辈,花样翻新,伎俩屡变,一个个赚了个盆满钵满,直至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案发。
当日早晨我儿在火车站遭抢后,先后四次找了四个公安机关,谁料到这四个公安机关没有一个认真负责接待查处的,从早晨6点多案发直到下午四时,我儿在安康到处求援,四处碰壁,筋疲力尽、心灰意冷万般无奈下,只有死路一条,无奈、无望、无助 ,抱着对这个社会的失望而自焚了事。
事发后当时在场的铁路派出所干警不是帮忙扑灭我儿身上的火,反倒忙于帮超市扑灭货架上的火,我到是不明白了,在人民生命受到最危险紧急关头,这些公安人员究竟是人民的公安还是超市黑心店主雇佣的看家护院的保安?
我儿在安康绝望自焚后,经安康市中心医院急诊于次日转西京医院烧伤科抢救,经过人民解放军的白衣天使100多天的悉心照顾,九次微粒植皮后,创面基本愈合,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但却落下了终生残疾,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
从事发到如今,第一、当初给黑心店主出租房屋的西安铁路局,只顾收房费,不精心管理,用人失察,放任这些人在火车站内恣意妄为,坑害过往旅客,败坏中国铁路的形象,腐蚀瓦解公安人员及国家公权机关的人员,而对被迫走投无路自焚未遂的曹永强,却至今未曾拿出一分钱救治受害人,以及对自已失职的行为没有感到一丁点忏悔。
第二、整个事件过程中,安康的公安部门及铁路公安部门忘记了他们神圣职责,有警不接,有案不立,或压案不查,上下级相互包庇,而对出门在外的孤立无援的曹永强,他们的话冷、面冷、心更冷,致使曹永强心目中的人民警察正义的化身变成了恶势的帮凶,而从四月十七日事发到今天,尽管我一再投诉、上访,有关领导部门批了又批,(具了解公安部长,孟建柱亲自批示,并且派人调查,而省公安厅依然黑白颠倒、上下级袒护、歪曲事实、欺上瞒下)转了又转而安康所有公安部门、公安人员,一个个置身事外,他们置伤者生命垂危的事实仍不顾,置网上一片讨伐声之遣责声于不顾,依然只顾上班闲聊,下班闲逛,无所事事,工资照发,资金照拿、脸皮照厚心照黑,长此以往我们的这个社会还有希望吗!
第三、案发后,在我的不懈努力,全国众多有正义感的网民的鼎力相助,曹永强一案,陕西公安厅向省政法委打了书面报告申请给予曹永强医疗费救助,由陕西省政法委牵头召集有关方面会议研究解决。听到此讯,我长叹一声,唐僧取经八十一难,总有功德圆满时,我儿在病床上挣扎了一百多天,左等右盼总算看到一点曙光,盼到救星了,然而,事情结果出乎意料,我低估了安康西安乃至中国铁老大官商的能量,高估了出面处理此案有关人员的职业道德与作人良知,毕竟,公安人员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勾扯关系,要他们认定警匪勾结岂非要他们承认他们的子孙为贼为盗是他们先进性教育之失败,故而,在处理中,凡涉及到公安人员的问题均被巧妙化解,不给处理意见及答复,而涉及到解决曹永强医疗费、生活费,省政法委更给我画了一个天大的画饼,我真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出自政法院校而应是美术学院国画系画饼专业毕业,否则,他们怎能给我一张画饼,又能解决我的什么问题?
上世纪热播的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有一句台词至今让人听了振聋发聩,迹是 :“江南无日月,神洲有青天”对于我儿的遭遇而言,我可不可以将之改成,安康无日月,西安老阴天,告状通了天,定要见青天。


含冤申诉人:曹东平
联系电话:13289465861
2012年8月19日